朕不行,朕不可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恐惧之时被人护在身后的感觉能触碰到人内心最虚弱最柔软的地方, 康绛雪几乎有那么一瞬间鼻子都有些酸。他就像是摔倒的孩子,倘若无人来管, 再疼都会忍着自己爬起来, 可一旦有人向他伸出手问他难不难受, 即便其实没有那么痛也会突然间委屈的不得了。

  盛灵玉的出现, 就像康绛雪特别想要但又不敢期待的那束光。

  那一刻, 康绛雪真的抑制不住心中酸意,用力掐着盛灵玉的腰带才堪堪忍下来, 好多情绪试图宣泄而出,然而目光越过盛灵玉的手臂看到凝视过来的苻红浪, 到了嘴边的话硬是转了个弯。

  康绛雪不敢在苻红浪面前露出更多破绽, 只能心口不一道“你乱说什么,朕才没有叫你!”

  盛灵玉静了一下,回道“陛下说的是,是微臣自作主张。”盛灵玉确实因小皇帝的呼救声音而来, 可小皇帝只是叫人,并不曾指明道姓,也许哪怕不是他,任何人来对小皇帝来讲都并无不同, 因此说他自作主张确也无错。

  康绛雪为盛灵玉的君子作风噎了一下, 却没机会多说些什么, 他很清楚, 他被苻红浪当个面团捏来捏去的情况很不好, 但眼下这个发展比刚刚还要更加不妙。盛灵玉本就不畏权势, 现在又有他这个皇帝在身后,面对苻红浪必然不会让步。

  苻红浪是个什么人?

  盛灵玉要是就这么被他看上怎么办!?

  原文的发展康绛雪不能左右,可要是美人受因为他而提前被苻红浪搞到,康绛雪这辈子都不能安心,康绛雪暂时连自己也顾不上,只想要盛灵玉赶紧离开“知道还不退下?你赶紧滚开,这里不是你能来的地方!”

  明明十分害怕,掐着他腰带的手还迟迟不肯放开,盛灵玉为此转头看了身后一眼。

  小皇帝的眼睛里亮亮的有些湿润,像是倔强,像是气愤,又像是委屈着急,他的脖子,手臂、手腕,乃至腰间都有些微红的指印,因着皮肤娇嫩宛如新雪,越发衬得那指印明显,无需细想也能料到他刚刚都遭遇了什么。

  堂堂皇帝,为何要受到如此对待?

  若他不来,又将会发生些什么?盛灵玉无法细想,他是识得苻红浪的,太后的弟弟,皇帝的亲舅舅,若不是亲眼所见,盛灵玉绝不会想到皇室之中还有这般不堪之事。

  先是杨惑,再是苻红浪,他光是看到都如此不适,难以想象身处其中的小皇帝本人又是何等感受。

  怎么可以存在这样的事?怎么能让这个人一而再、再而三的被折辱。

  盛灵玉移开了视线,身躯挡在康绛雪的身前没有动。以往对小皇帝的话言听计从的他这一次对陛下态度坚决“微臣不能退。”

  康绛雪急道“你这是在抗旨!”

  盛灵玉道“纵是抗旨,也不能退。”

  康绛雪说不出话,急到了一定程度,在后面用力拍了盛灵玉一下,他想打第二下又舍不得,最终急得闭上嘴,忐忑不安地去看苻红浪的神色。

  从盛灵玉进来一直到现在,苻红浪一直撑在软被上坐着没有动,小皇帝被盛灵玉带到身后他也没见生气,只是似笑不笑地围观了两人说话的全程,凝视的同时燃起烟草慢慢吸了一口。

  苻红浪吸烟草的时候神情隔着一层烟雾,让人看不透他的想法,他打量着对面两人,好久才道“你叫什么?”

  盛灵玉回道“微臣盛灵玉。”

  “原来是盛家的孙子,灵玉……倒是人如其名。”苻红浪说着,不动声色地观察小皇帝的动向,果不其然看见小皇帝的肩膀不自觉的缩了一下,神情也有些异样的紧张。

  为什么?这从盛灵玉出现开始已经是第三次,小皇帝好像特别紧张自己会对这位盛灵玉做些什么。

  苻红浪多看了盛灵玉好几眼,除了容貌尚可,看不出其他。

  盛灵玉身上究竟有什么特殊之处?

  小皇帝身上的谜团越多,苻红浪越有探索的欲|望,他站起身来笑着道“盛灵玉,我记下了。”

  如此一句,意味深长,从一个深藏不露的权臣口中说出,仿佛不知何时会砸到头上的无尽祸患。

  盛灵玉脸色未变,只是淡淡道“国舅该走了。”

  苻红浪没有生气,更没有正常人面对破坏自己好事的闯入者该有的反感,反而笑着道“是,是该走了。”

  这话听起来对盛灵玉似乎十分包容和亲近,说完一瞥,小皇帝的脸毫无意外地急速变白,几乎有些惊恐到颤颤巍巍。

  那个害怕的样子有趣极了,光是看着便令人欲罢不能。

  苻红浪心满意足,当真叫宫人收拾红幡,临走之前,笑眯眯对小皇帝道“荧荧,今日的话还没说完,舅舅改日再来看你。”

  苻红浪说完潇洒离去,被留下的康绛雪却心都凉了。

  他怎么都不会相信没有其他因素苻红浪会这么轻易地离去,看苻红浪刚刚对盛灵玉的态度,八成是对美人受起了心思。

  ……果然还是看上了?

  盛灵玉来救他,而他就这么把盛灵玉给害了???

  康绛雪悔恨莫及,强烈的感觉冲得他眼睛都快红了。盛灵玉不知道那么多,等苻红浪等人的身影消失看向小皇帝时不由得一时怔住,他似乎并不恐惧自己就此得罪了苻红浪,只关切问道“陛下?你哪里痛吗?”

  痛啊,怎么不痛啊,康绛雪的心像是被热油给煎了,又急又气“你为什么不听话!?我都叫你走了!你干嘛不听我的话!你不知道他是个什么样的人,他黑心黑肺,他能毁掉你拥有的一切,你为我出什么头!你将来会为此后悔的!”

  盛灵玉被吼得一声不吭,等小皇帝吼完了,才平静道“不会。”

  康绛雪笑他“笑话,你知道他是什么身份你是什么身份吗!天真!”

  盛灵玉摇头道“行正确之事,无悔可讲,若有朝一日微臣为此付出代价,只是微臣无能无力自保,不怪今日之事,更不怪陛下。”

  康绛雪被堵了回去,望着盛灵玉姝色无双的面孔,什么话都说不出口了。

  他如何不知道这事完全不怪盛灵玉,如何不清楚盛灵玉护着他是多么难能可贵的君子品行。

  只是盛灵玉不怕自己受苦,可康绛雪怕,他是真的不想盛灵玉这样的人受一点点磋磨。

  沉默了好一阵,康绛雪终归缓过来,情绪有所收敛,咬牙找回了点人设“谁怕你怪朕了……你好大的脸。”

  小皇帝变回了嚣张脸,本该十分可恶,可不知为何看他这副模样,盛灵玉反而心下一松,露出了一点点笑意。“陛下稍等。”

  盛灵玉从地上捡起康绛雪的衣服,恭敬呈上来,康绛雪被刚才的事情搞得精神震荡,直到这会才想起自己没穿衣服,在他吼叫之前,盛灵玉先一步转过头去,康绛雪没得可喷,吃瘪地把衣服穿好。

  只剩脚上还空着,康绛雪道“鞋。”

  盛灵玉转过身来递上了那双小银靴,考虑到小皇帝一个人站着穿鞋不太好看,盛灵玉亲自给小皇帝穿鞋。

  这等伺候,皇帝是不会拒绝的,康绛雪乖乖伸出脚,任由盛灵玉握住他的脚腕套上鞋袜。

  小皇帝的脚盛灵玉并不是第一次见,但这一次许是对小皇帝的观感和之前大有不同,盛灵玉看这双脚便没有之前那么躲闪。

  虽然没有着意细看,盛灵玉依然发觉小皇帝娇贵得厉害,这个人身上的每一寸,都是由无数人用无数心血无数财富无数爱护浇灌着供养出来的,就像这双脚,人人都有,可唯有他,漂亮到几乎不像是用来走路。

  就是因为这样,他才要受那些罪吗?

  盛灵玉心里想着,嘴上对刚才的事情绝口不提,伺候完毕,得了允许起身道“微臣护送陛下回程。”

  现在在不知道是哪里的深山老林,康绛雪自然不能一个人走,盛灵玉带着他找到了两人的马匹,并驾上马,盛灵玉刚要策马,康绛雪匆忙道“慢点慢点。”

  盛灵玉轻顿,从小皇帝的姿势上看到了新手模样,他并未多问,直接下马,一人牵住两匹马的缰绳,改为于林间缓慢步行。

  其实让他慢慢骑就好,本不必下来牵马,康绛雪看着盛灵玉的背影,为他这份体贴而更加烦闷。

  康绛雪开口道“刚才的事情和你无关,朕不会和你解释,总之不许你跟任何人讲,你自己也给朕忘掉。”

  盛灵玉没有回头,声音却微微停顿,许诺道“……不会说的,谁都不会说。”

  盛灵玉说的话康绛雪怎么会不相信,他又道“就算你不来,也会有其他人来的,所以不要觉得自己很特殊,知道吗?”

  盛灵玉应道“嗯。”

  康绛雪表现地十分冷酷道“朕是不会感谢你的。”

  盛灵玉依旧道“嗯。”

  康绛雪得了应答,心里却不舒服“嗯嗯嗯,你就会说嗯,不会说些别的?”

  康绛雪只是想听到别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朕不行,朕不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子夜十只为原作者艳归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艳归康并收藏朕不行,朕不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