朕不行,朕不可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应答,不想盛灵玉当真说起了别的事。“陛下赐微臣的凝香很好用。”

  这话是康绛雪很关心的内容,听到当真令人高兴,可惜不能表露,康绛雪装作不耐烦地样子“谁关心这些!”

  盛灵玉想了想,又道“那……若陛下叫臣,臣一定会来。”

  这样的话,没有办法接下去,康绛雪鼻子都要酸了,嘴上还是道“轮不到你说这种话,你现在简直胆大包天。”

  盛灵玉听着,无法反驳,他自己想想,都觉得自己的变化有些奇怪。

  他第一次在汤泉之中看到小皇帝,帝王的权威压得他小心翼翼,那时不敢有一丝行差踏错,可短短几次接触下来,他的感觉便变了。

  敬还是敬,却怎么都不怕了,哪怕小皇帝骂他警告他,他看小皇帝还是更像是个名为皇帝的少年。

  安静着,树丛之中传来了一些窸窸窣窣的声响,不是人声,而是动物的声音。

  狩猎……

  猎场本来就是用来狩猎,康绛雪被苻红浪搞得心态崩了又崩,倒把这事给忘了,他赶紧去看盛灵玉的箭筒,发现里面还有不少箭,可见射出去的不多。

  也是,被他耽误了这么久,盛灵玉根本没有那么多狩猎的时间,哪能有机会认真比赛,再这样耽搁下去,和陆巧的比试岂不是彻底黄了。

  康绛雪道“你这是不打算比了?你不比就不比,到时候可别赖在朕的头上说是朕耽误了你。”

  盛灵玉轻声道“本就不打算比,又怎么会牵上陛下。”

  盛灵玉的态度和陆巧的态度是两个极端,这话要是被拼了命要赢过盛灵玉的陆巧听到,怕是会恨得牙都咬碎。

  康绛雪正在犹豫要不要劝盛灵玉多少努力一下,那发出窸窸窣窣声音的源头却在不远处冒了头,是一只不过拳头大小的白兔。这么小的兔子,拿下了都不算个零头,康绛雪干脆放弃,只继续向前走。

  然而他和盛灵玉向前移动,那兔子也跟着往前跳,懵懵懂懂傻乎乎的,全然不知自己正在上赶着‘送命’。

  康绛雪望着那兔子一小会儿,有点忍不住了。

  盛灵玉“陛下喜欢?”

  康绛雪是真的想要,于是老实点头;“嗯。”

  盛灵玉的嘴角有了一点点微乎其微的笑意,他抽出一支箭搭上弓弦,对着那小小的影子瞄准。

  康绛雪忙道“别杀它,朕要活的。”

  盛灵玉预料之中,笑意深了一些,他将弓拉满,临到要放手,忽然停了下来。

  康绛雪奇怪道“怎么了,你没把握?”

  盛灵玉道“不是,只是觉得比起微臣射中,陛下自己射中可能会更开心。”

  康绛雪一时竟不知道盛灵玉是不是故意在挖苦自己,他真有点羞恼道“朕要是能射中还用你吗!开箭的时候你没看见?”

  盛灵玉解释道“微臣可以教您,这样以后没有微臣,陛下下次自己也能射中想要的兔子。”

  康绛雪沉默,过了好几秒,从马上下来。他接过盛灵玉的弓和箭,冷着脸道“快点。”

  盛灵玉嗯一声,很快从身后环住了小皇帝,他双手抓住小皇帝的手,手把手同小皇帝一起拉开弓。这样的姿势,两人的头离得极近,盛灵玉的呼吸贴在康绛雪脸上,十分清晰。

  康绛雪整个人像是倚在了盛灵玉的怀中,仿佛被保护的模样,可这一刻,拉着弓的康绛雪却觉得自己第一次这般充满力量,他的方向有人把持,他觉得这只箭一定能射中。

  只在这一秒,他也许无所不能。

  “先将弓拉满,眼睛看着目标,慢慢抬高,再高一点……陛下,你看到了吗?”

  康绛雪没应声,手上果断松开,箭支应声而出,紧接着和那小小的白色身影重合。

  嗖的一声,兔子不动了。

  康绛雪惊喜道“我射中了!它……是不是死了。”

  盛灵玉道“不会。”

  两人快步走过去,只见那支箭精准擦着白兔的脖子扎进土地,将兔子的白色软毛一部分钉在了地上,只有一点点不算多,白兔挣扎起来其实也可以跑,可它最终一动不动,老老实实趴在了原地。

  康绛雪疑惑道“它吓晕了?”

  盛灵玉摇头道“它是在装死。”

  康绛雪把白兔抱起来,对着毛团子戳了几下,那兔子果真睁开红色眼睛,滴溜溜地望着人。

  这兔子是不是傻的,到底知不知道害怕,康绛雪被逗笑了,忍不住哈哈笑起来,正笑地开心,侧头看见盛灵玉望着他,赶紧收住“看什么看。”

  盛灵玉道“陛下喜欢就好。”

  康绛雪胡搅蛮缠“朕自己射中的,关你什么事,别搞得好像是你送朕一样,这可是朕自己打得。”

  盛灵玉面对如此过河拆桥的人,不知怎么竟反而清爽的笑起来。

  他笑和小皇帝笑起来是不同的,康绛雪还是第一次看到美人受开怀,当真将他之前见过的所有风景均衬得黯然失色。

  康绛雪心里砰砰跳,也不知是为了兔子,还是这个笑。

  盛灵玉问道“陛下要养吗?”

  康绛雪怕自己脸红,用开始蹬腿的兔子挡住自己的脸,胡乱道“谁说要养,不要以为兔子长得招人喜欢就可以为所欲为,朕最喜欢吃兔兔了,今晚就拿回去红烧。”

  盛灵玉于是又笑了。

  盛美人的笑能打乱康绛雪的心,就在这会儿,康绛雪听到有人远远喊道“陛下!陛下!”

  小皇帝循声望过去,是平无奇。

  平无奇身后还有其他人,正一大片涌过来,盛灵玉看在眼中,拱手道“陛下,有人来了,微臣便不送了。”

  康绛雪知道他这是在给自己省去许多解释的麻烦,点点头,倨傲道“赶紧走。”

  盛灵玉行礼告辞,在宫人赶过来之前消失不见,等众人到了眼前,只见到小皇帝抱着一只白兔,正在马上悠闲地踢腿。

  平无奇眼睛是红的,康绛雪再三跟他说自己没事,都没有令平无奇展颜,苻红浪将小皇帝掳走的事似乎给平平造成了很大的打击,直到回到看台守着小皇帝过了一个多时辰,平无奇才终于在康绛雪晴朗的神色之中放下心来。

  康绛雪不是故意装得,而是真的心情不错。苻红浪给他的精神创伤固然大,但盛灵玉和这只兔子给他的安慰更多,只要看着这只小白兔,康绛雪的心似乎都被装满了。

  又闲等了一个时辰,比赛的时间临近,青年男女们开始归来,扫场清算猎物的宫人们开始活动。

  陆巧背着弓意气风发地归来,脸上带着藏不住的笑容,像是已经胜券在握,远远见着小皇帝在台子上等着,他咧嘴笑道“等久了吧,可吃东西了?我刚刚还打了一头鹿,回头叫他们整头抬到你宫里去。”

  陆巧的脸上充满了骄傲之情,康绛雪好笑道“朕要鹿干什么?朕要狐狸,朕的狐狸呢?”

  小皇帝的话他怎么可能忘,陆巧笑道“放心吧,我打了五六只呢,都是白色,毛色可干净了,我还特意嘱咐了,等扒好皮给你送过来。”

  康绛雪一愣“啊?”

  陆巧也懵“怎么了?”

  康绛雪道“狐狸皮?”

  陆巧道“是啊,给你做两个护手或者围脖,不是吗。”

  “……”康绛雪好一阵哑口无言,“朕是要养的,摸着玩的,谁要围脖啊!现在全都杀了?还有活的吗?”

  陆巧道“我射的时候就没留活口,当然都是死的,你、你要活得怎么不早说,我怎么知道你是想养。”

  康绛雪还真说不出话来,他知道这事并不能怪陆巧,只怪两人常规思维不同,陆巧是去打猎,若不提前说,不留活口也是正常,是他没有特意交代一句。然而失望也是真心地,康绛雪叹了一口,不说话了。

  见小皇帝脸一沉,陆巧便有些不好受,他小声道“那狐狸皮你还要不要?”

  康绛雪皇帝撒泼“不要不要不要!”

  陆巧忙道“好好好,不要就不要,你好好说话,别吼我啊。”说着,他注意到康绛雪捧着的兔子,问道“这哪来的小东西?”

  康绛雪道“我自己打的,以后养着了。”

  “原来你中间还是下场了。”陆巧盯着白兔看了一会儿,真心感觉这兔子好像不太聪明的样子,不由问道“你真的要养啊?真不像你,你要养不是应该养个大老虎什么的,最次也得是狐狸吧,这破兔子算什么。”

  ……谁破兔子?

  你才破兔子,你全家都破兔子。

  康绛雪十分气愤,倒打一耙,往死里扣锅“是朕想养吗,朕打兔子是用来喂狐狸的,朕的狐狸呢?朕要养它还不是都怪你!”,,网址 ,

章节目录

朕不行,朕不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子夜十只为原作者艳归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艳归康并收藏朕不行,朕不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