朕不行,朕不可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睡了一晚,第二日辰时,康绛雪满心惦记的求情者可算上了门。

  前后只隔了几个时辰,宫门一开人就到了,已经算是来得极快,饶是如此,康绛雪还是觉得时间过去了很久,他本人比盛灵玉的家人还要心急。

  康绛雪半边身子倚在床柱上,问道“来的是谁?”

  钱公公回道“是盛国公盛辉大人和国公独女盛慧妍。”

  盛灵玉的(外)祖父和盛灵玉的母亲,对盛灵玉一生影响最大的两位长辈。

  果真一听到盛灵玉出事就都来了。

  至于盛灵玉那个爹……不提也罢,盛家后来落败,都是沾了这个凤凰爹的倒霉光。

  眼巴眼望等来了人,康绛雪还得装装样子“他们的消息倒是快,不见。”

  钱公公小声应下,传完话又回来回禀“盛国公和盛娘子在殿外跪下了,说是有要事,务求一见。”

  康绛雪装作不耐烦道“要事?什么要事!还不就是给他们家的好儿子好孙子求情!要跪就跪,朕可不见!”

  钱公公转了转眼睛,劝道“陛下,这盛国公是两朝元老,国之栋梁,年岁大了,一直这么跪着怕是不太合适。”

  康绛雪就等他这句,愤愤踢了一脚地上的皇靴,怒道“行,行!宣!朕倒要看看养出这样的子孙,他们两个要作何解释。”

  钱公公立刻弯腰出去提人,康绛雪也顾不得梳头洗脸,穿上了外衣一溜烟去殿上坐着。

  不多时盛老爷子和盛娘子进了门,两人对着康绛雪直接拜下“老臣|臣女给陛下请安,见过陛下。”

  两人的年岁都比康绛雪要大,又是书中品质高洁的人物,这两拜的分量,康绛雪颇觉得沉甸甸。

  但他不能摆好脸,只假意端起茶杯抿茶,冷脸道“来干什么?看朕的笑话?”

  盛辉锁着眉头,神情肃然,虽然跪在下首,一身的刚直之气却让他看起来并无一丝畏缩之态。

  这人年轻时是一方猛将,盛灵玉身上那股子宁折不弯的劲儿大半遗传自他。

  盛辉道“陛下,昨夜之事,老臣已经听闻,灵玉私闯内室,冒犯陛下,目无圣上,实属大罪。盛家教养出这样的子孙,愧对皇家,愧对圣上,老臣无颜面君,痛心疾首。”

  “今日此来,绝无包庇之心,只想亲自教训这个不肖子孙,以报陛下平日的恩德。”

  盛慧妍亦道“陛下,犬子犯下大错,若不严惩,愧对皇恩。”

  康绛雪先还没有理解,等他思索过来,心下咯噔咯噔跳个不停。

  他本想了不少方式打算和两位盛家长辈拉锯,却万万没有想到,盛家长辈的方式会如此果决。

  他们不是如同嘴上说的一般对盛灵玉冷酷无情,而是打算当着皇帝的面亲自处置盛灵玉,这一顿处置定然不会轻,一定鲜血淋漓,直狠到让他这个皇帝都说不出话来,只有这样,盛灵玉这条命才算是保下了。

  看似大义灭亲,实则皆是出于对盛灵玉的关切和爱意。

  康绛雪心下过于震撼,竟一时说不出话来。

  气氛陷入了僵局,许久,康绛雪终道“去把盛灵玉带上来。”

  钱公公点头称是,亲自出去提人,康绛雪又吩咐宫人道“去把朕的马鞭拿来。”

  四下没了人,康绛雪这才正眼看了盛辉。

  这位老将身上没别的东西,只有一根拐杖,可若是用这根拐杖打人,等人皮开肉绽时盛灵玉半条命都没了。

  要是不小心内出血,在这个时代背景下根本没的救,远不如用鞭子抽,看着虽可怖,却是皮外伤,无伤大雅。

  康绛雪压低声音道“面上看得过去就行了,不必动真格。”

  这话落下,盛辉和盛慧妍的眼中都是震惊,两人望着康绛雪,不敢相信自己听见的话。

  送马鞭的宫人就快回来,康绛雪没空多说,只简短道“他也好,朕也好,都是身不由己罢了。”

  换了其他人,康绛雪自当将演戏贯穿到底,一点都不敢泄露,可盛家这对父女不同,康绛雪知道,他们对皇帝没有利益私心,只有一腔热血忠诚。

  言到此处,点到为止。

  盛家所获得的信息量却相当庞大。

  他们原本只当是灵玉得罪了小皇帝,他们费尽心力是要在嚣张跋扈的皇帝面前保住人,却不想原本对他们而言最难的一关从一开始就是通的。

  小皇帝本就没想要灵玉的性命。

  再者……这短短一句话的工夫间,小皇帝所表现出来的状态与平时判若两人,心思透亮,全然不如外界认为的那般。

  曾几何时,盛家父女也当这个小皇帝天生庸才,这一刻才恍然发觉他们的认知似乎有误。

  宫人将马鞭送到了眼前,康绛雪用下巴示意盛辉过去,重新摆出讽刺的神情道“你不是要亲自教训吗?用这个打。”

  前后反差之大,几乎要让人产生之前一切都是假象的错觉,然盛家父女心下大震,均认定了康绛雪平时的样子都是装出来的。

  这也难怪,长公主和太后两边争权,小皇帝夹在中间,本就是寸步难行。他们本以为小皇帝不堪重任,现在想想,小皇帝的位置才是举步维艰,如此伪装,也是为保命罢了。

  倒是今日小皇帝为了灵玉对他们透底,既是有意保护盛灵玉,也是对盛家的信任。

  盛辉心有感慨,获得的希冀更多,握住马鞭,眉宇间也不自觉舒展了很多。

  康绛雪有意护着美人受,在家国天下方面倒没有盛家父女以为的韬光养晦心有大志,等盛灵玉被提上来,他远远瞧见盛灵玉的脸,心里便有一股愧疚涌上来。

  往日看书,都是渣攻虐受,但接下来这顿鞭子……却是因为他才挨的。

  盛灵玉见了母亲和祖父,神色微有变动,不知他昨夜有没有睡,今日脸色看起来略有苍白。

  盛灵玉跪下“见过陛下。”

  康绛雪没有回应,盛辉便长舒一口气,怒斥道“你还有脸叫陛下?你看看都做了什么混账事!我今天就要替陛下好好教训教训你!”

  盛辉高高举起鞭子,用力落下,空气被抽出了可怖之声,鞭子落在皮肉上,声音更是清脆。

  盛慧妍别开了眼,而盛灵玉眉心蹙起,一声不吭,脊梁绷直,宛如一把剑。

  一鞭子是开头,之后才是接连不断。

  康绛雪已经交代过做做样子,但那落在盛灵玉身上的鞭子还是抽出了过量的效果。

  他没看到盛灵玉的伤口,却见到鲜血从盛灵玉的衣衫里渗出来,将一件白衣染成了红衣。

  痛楚,那是打在一个人身上真实的痛,此刻的盛灵玉并不是一行文字,而是自己面前活生生的一个人,康绛雪觉得那鞭子像是落在了自己的身上,抽得他浑身不适,坐立难安。

  皇帝不叫停,盛辉是不能停的,康绛雪装作不在意的样子僵硬地看了几十鞭,终在宫人们实在不忍心而错开眼的时候开口道“够了。”

  康绛雪故作跋扈道“血溅出来平白脏了朕的正阳殿,你们不过就是想堵朕的嘴,倒弄得朕像个恶人,滚,都滚吧!”

  这便是暂且饶过盛灵玉的意思,盛辉和盛慧妍对视一眼,同时跪下谢恩。

  盛慧妍伸手去搀扶盛灵玉,盛灵玉没有起身,他的脸色苍白如纸,看上去十分虚弱,他对着康绛雪磕头,道“陛下,昨日还有一个女子一同被带回宫中,求陛下应允……让微臣将其一起带走。”

  那女子就是陈茵,也算是事情的源头,小皇帝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朕不行,朕不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子夜十只为原作者艳归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艳归康并收藏朕不行,朕不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