朕不行,朕不可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苻红浪看上去十分年轻,相貌比太后的妖艳程度还要更胜一筹,高鼻薄唇,妖里妖气,一股不是好人的气息像是能直接从他的骨头里漫出来,衬得那一身衣服的颜色似乎都不是正红,而是带着一抹能让人喘不过气来的邪气的红。

  这个人……

  真不愧天生反派。

  苻红浪对着康绛雪轻轻一笑,身后的手移到身前,不是空手,他右手细长的手指托着一截细杆烟斗,侧头抿了一口,吐出薄薄的白色雾气“有几日没见,荧荧倒是不爱理人了。”

  康绛雪这会儿已经彻底回过神来,不得不假装蛮横,抻着脖子叫喊“你叫朕朕就要应?朕不应你还要教训朕不成?”

  这态度是小皇帝的专属作风,却不知道能不能在苻红浪的眼前把小皇帝竟然反应不过来自己名字的事情糊弄过去。

  康绛雪小心偷瞥其脸色,奈何看不出丝毫,苻红浪只是望着他笑,笑容里像是有些什么,又像是什么都没有。

  苻红浪神色自若道“谁敢教训荧荧?陛下这么说,倒是和臣生分了。”

  话里话外处处透着和小皇帝浓浓的亲密,康绛雪觉得奇怪,不敢相信苻红浪平时对小皇帝表面上竟如此“和蔼可亲”。

  那可是苻红浪,苻红浪怎么会对他这个便宜外甥如此亲近?

  他有种直觉……

  这个狗日的现在怕是在诓他。

  是了,虽说这本书讲的是围绕美人受的开车故事,对小皇帝这个背景板的人物关系并无详细描写,但苻红浪的人设摆在那里,亲姐姐太后他都不在乎,自己这个便宜外甥更是没有地位。

  康绛雪刚刚对着太后能背地里叫苻红浪一声舅舅,面对面却决计不敢乱开口。

  叫错了就完了。

  小皇帝迟迟不语,苻红浪微微眯眼,越发温和“怎么连话都不说了?还真和舅舅这么生分?”

  康绛雪狠下心来,扬起下巴,半自信半赌博道“朕什么时候和你亲近过?你乱说什么?搭理你已经是看在母后的分上,你可别以为朕怕了你了。”

  苻红浪不置可否,却也没有再继续摆出亲密样子,康绛雪心里一定,感觉自己应该是选对了。

  然而苻红浪此人观察敏锐,康绛雪也不敢跟他说太多,急急转身就想离去。他快走几步坐上步辇,刚要叫人启程,苻红浪红衣一晃,一条长腿直接踩在了步辇上。

  “……”小皇帝恼了,“你疯了?!”

  皇帝步辇,任何人不经允许踩踏都是大罪,苻红浪却做得没有一点犹豫,仿佛这只是一点小事。

  而现实正是如此,苻红浪阻拦之后,包括钱公公在内,侍奉康绛雪的所有宫人都没有出声制止,反而全部低下头,用行动证明了苻红浪在内宫之中的地位远胜于他这个小皇帝。

  行吧。

  康绛雪只能亲自斥责“大胆,你给朕……”

  话还没说完,小皇帝被苻红浪轻轻一推,直接向后跌坐在了步辇上。苻红浪的手腕比他粗不了多少,力气却大他许多,康绛雪只觉眼前一片红,一眨眼的工夫苻红浪整个人便罩在了他身上。

  这是干什么?康绛雪大惊失色,情急之下,仍纹丝未动。

  不是不想,而是苻红浪一边笑一边扣住了他的脖子,贴在他耳边声音幽幽道“装得还挺像。”

  康绛雪“……”

  康绛雪这才算是想明白,敢情刚才的自由发挥都是逗他玩的,听到康绛雪在朝上的发言之后,苻红浪已经看出并认定了他这个小皇帝有问题。

  难怪堂堂国舅爷,苻红浪这个boss竟在这里专门蹲他。

  反应过来的康绛雪木了,怔了一瞬间就放弃挣扎,苻红浪细细摸着康绛雪的脖子,问道“怕吗?”

  康绛雪身体是小皇帝本人,想透其中关键,他并不让步,气道“朕是皇帝,朕怕你?”

  苻红浪静静地看着眼前人发怒,笑吟吟问“既是不怕,怎么屏住了呼吸?”

  康绛雪这才发觉自己一直不敢喘大气,没好气地甩锅“一股子烟草味,臭死人,快放开朕!”

  苻红浪笑了,又吸了一口烟草,随后近距离喷在了康绛雪脸上。

  在康绛雪因为不适而奋力反抗时,他将烟斗砸在地上,两手同时掐住了小皇帝。

  苻红浪没有用力,而是从脖颈处开始向耳后细细地摸,慢慢地,他的手指插进康绛雪的发丝之间,指尖揉过康绛雪的每一寸头皮,最终眉毛微挑,带着浓浓兴趣“咦”了一声。

  没有痕迹,一无所获。

  康绛雪是魂穿,自然摸不出什么易容的破绽,一无所获理所应当,看出苻红浪正在惊讶,康绛雪赶紧连踢带蹬使劲扑腾。苻红浪被小皇帝毫无形象的打滚闹得微微起身,康绛雪趁机唾他一口,揣着明白装糊涂,大声骂道“你敢轻薄朕!朕杀了你!”

  这话一出,刚才看着小皇帝被搓来搓去都不敢抬头的宫人们一齐跪了下来。

  康绛雪被区别待遇哽了一下,又用力踢苻红浪“你给朕下去!”

  苻红浪被踢到,不见恼怒,反而又要挤过来。

  看那个架势,这人似乎放弃了摸康绛雪的脑袋,而是打算摸一摸康绛雪全身,好好数一遍他的骨头。

  能被确定是小皇帝其实挺好,可被苻红浪摸的体验极度令人毛骨悚然,被揉头皮的时候康绛雪差点觉得自己要背过去了,坚决不想来个全身套餐。

  加上小皇帝的性格也不可能老实被摸,康绛雪干脆一个翻身滚下步辇,装作恼羞成怒道“你到底要干什么!你没完了是吗!来人!都愣着干什么?护驾啊!你们都是死的吗!”

  吼完,一国之君的眼睛都湿了,看起来果真是又急又气,这一套反应,从头到尾都很符合小皇帝的性格,苻红浪细细盯了康绛雪一会儿,不知都想了些什么,脸色猝不及防又变成了一开始那副温柔模样。

  他对着康绛雪道“怎么动怒了?臣和陛下开个玩笑罢了。”

  康绛雪用力喷道“玩笑?如此欺辱朕还敢说是玩笑?这是大不韪,这是死罪!!”

  有什么仇恨直接宣之于口才是小皇帝,苻红浪听了并未面色不豫。他右手一伸,很快有宫人帮他捡起地上的烟斗,殷切递上来,苻红浪接过,轻轻吹了一口灰尘,将那烟斗的细杆别在玉带中,自然而然道“陛下要去何处?臣只身一人,说不定顺路。”

  身上有权,转移话题就是这么随心所欲,偏偏康绛雪还不能不顺着他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朕不行,朕不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子夜十只为原作者艳归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艳归康并收藏朕不行,朕不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