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海獭,打钱!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不知道水温有多高,余幻晴只能看到水面不停地泛起泡泡,池子边缘一层层白沫。

  这泡泡可能并不是高温导致,而是因为怪鱼太多。

  余幻晴本来还想着要怎么抓鱼,下一个洞口的落差很高,直接跳下去非常危险,再爬上来也很难。

  就在她想着的时候,就看见墨九不知道从哪里摸出来一根长长的杆子,杆子尽头是条长长的线,他正在往线上系水藻。

  余幻晴呆滞片刻“鱼竿?哪里来的,这里还能钓鱼?”

  墨九一扬手将杆子甩了下去,接着老神在在地盯着下方,宛如一个钓鱼多年的老手。

  余幻晴小心翼翼地趴在石头边缘向下方张望。

  他们此时就像是站在了瀑布边缘,水从脚下流入下游,墨九能稳住身形,但余幻晴被水冲的时不时晃动一下,爪子只能牢牢抓住石头才能保证不被冲击走。

  墨九见她趴得很危险,一把抓住了她后颈将她放到自己背上。

  余幻晴愣了下,爪子抱住他的脖颈,防护服包裹着的小脑袋继续朝下探去。

  钓钩被甩下去,钩子并没挨到水面,而是垂在在距离水面十厘米的上空,上面的海藻一晃一晃。那些挤挤挨挨的鱼瞬间长大了嘴巴开始争抢。

  海藻似乎对怪鱼有莫大的吸引力,几十上百只的鱼全都争抢着朝这边游过来,它们短粗的爪子扒拉着同伴,瘦小一些的很快被踩下去,强壮的怪鱼踩在同伴脑袋和身体上张嘴咬住了海藻。

  就在那只最强壮的怪鱼咬钩的瞬间,后面又爬上来另外一条鱼,直接咬住了前一个同伴的尾巴。

  墨九迅速收杆,杆子一口气带了两条鱼上来,鱼被甩到墙壁上又砸在水里,翻了一会肚皮后,两条鱼挣扎着爬起来,试图往下方水里爬去。

  远看着还不觉得有什么,近看这些鱼长得更丑了,还有种恐怖片的感觉。

  墨九收起杆子,拎着两条鱼后腿要走。

  余幻晴赶紧抱紧了他的脖子道“就这么走了?”

  墨九停下动作疑惑地侧头看她。

  余幻晴吸溜下嘴,一脸垂涎地发出灵魂质疑“两条够吃么?”

  不是她自夸,她现在的饭量真不错,两条鱼也就吃个八

  分饱吧。何况晚饭不止她一个人吃,墨九也要的,两条鱼真不够。

  墨九“……”

  他把两条鱼绑起脚挂在了墙壁上,手里没有海藻了,他直接揪了根自己的头发。黑色的长发被他的手指灵活地缠成一小团绑在了鱼钩上。

  余幻晴好奇地看了一会“这样能行么?”

  “可以。”

  果然,头发和海藻的效果一样好,没多久又是一条鱼上钩,这只比前两只还要更大一些。

  钓完了鱼,墨九顺手将鱼竿也挂在了墙壁上,余幻晴这才发现墙壁上原来被挖出一个凹槽,刚好能将鱼竿卡进去。

  “这些都是你弄的?”

  仔细看墙壁,还有一些凸起,像挂钩一样,两侧都有一些凹进去的小格子,刚好可以放东西。

  余幻晴打开防护服,伸爪摸上去,外面温度果然很高,爪子能感觉到一股热浪,毛毛都要被烧焦了一样。

  她适应了一下,爪垫在墙上摸到些粗糙的纹路,不像是石壁本身自然形成的,她凑过去正想仔细看看,墨九已经背着她朝前走了。

  “嗯。”他简略回道,一条手臂往后托住海獭不让她掉下去,一只手里拎着三条鱼,简直就像个单身带娃还要养家的老父亲。

  余幻晴没有注意墨九现在的情况,爪子一直摸着旁边的墙壁,很奇怪,墙壁上一直能摸到那种不像自然形成的纹路,可肉眼看上去又什么都没有。

  也可能是爪垫不如人手敏感,是她感觉错了,或者这些就是自然形成的,毕竟这个世界如此不同,会出现这种纹路也很正常。

  专注想事情,她没注意到石壁尖角,爪垫一不小心被划破了一道口子。

  血瞬间涌出。

  余幻晴等到疼才反应过来,立即收回爪子,比她更快一步的是墨九,他已经将三条鱼甩了出去,单手将海獭从背上转移到怀里,拉起她正流血的爪子。

  墨九的眉头紧紧拧在一起,脸色很凶很生气的样子。

  两人的嗅觉都很敏锐,能闻到清晰的血腥味。

  余幻晴缩缩脖子,细声细气地嘤了一声。

  血还在流,快要滴进毛毛里了。如果沾到毛毛上,清理起来也很麻烦。

  余幻晴正打算将舔舔爪子的时候,墨九猛地低下了头。

  血瞬间消失在他口中。

  余幻晴目瞪口呆地看着垂落在手腕上的黑色头发,整条手臂都僵住了。

  这么言情小说的桥段,如果她是女主角,现在应该不好意思地缩回手指,然后心跳加速羞涩到全身泛红之类的。

  但可惜,她是一只獭,重点是,是一只正在饿肚子的獭。

  余幻晴很想关注自己的爪垫的,毕竟它关系到自己未来一段时间能不能捕猎,能不能理毛等一系列事,可她现在全部心神全都被地上不停蹦跶的鱼给吸引了注意力。

  这三条鱼被扔到了水里,正好墨九脑袋垂下,长长的头发也大半落进了水里,三条鱼扭动着朝他的头发靠了过来,又大又丑的鱼嘴啊呜一下咬住了他的头发开始咀嚼起来,吃得速度相当快。

  这场面实在是太离奇太恶心,余幻晴忍不住为墨九的头发担忧。

  她伸出另外一条爪子去扯他的头发,没想到这些鱼咬得还挺紧,扯也扯不出来。

  余幻晴碰了下墨九,提高了音量喊道“快,你的头发被鱼吃了!”

  墨九舔掉嘴里的血,一嘴尖牙露出,嘴角翘起却不是在笑,平日被压下去的邪异感再次出现。

  不过这种表情很快消失变成了无语,他抬起头,看到发梢上坠着的三条鱼。

  余幻晴正等着他怎么把头发给薅出来,就发现他爪子一伸,被鱼咬住的头发贴着鱼嘴直接断掉了。

  那可是好大一截头发,说断就断了。

  余幻晴心痛到快要滴血了,简直比自己受伤还要心痛。

  “怎么剪了!就不能薅出来么?!太可惜了。”

  墨九面无表情地答道“脏了。”

  余幻晴“……”

  她从来不知道,原来墨九还是个洁癖。

  拎起鱼,这次墨九的速度突然加快,不过片刻就回到了最外层的洞穴,随意把鱼仍在了角落,他小心翼翼地将余幻晴放下,拎过了放在一边的医药箱。

  余幻晴躺在水面打算把衣服脱掉,爪子还没抬起来,墨九已经迅速接手了她的工作,帮她把防护服脱了下来。

  做这些的时候他始终一言不发,表情也带着丝凝重。

  余幻晴感觉自己就像个什么都不会的宝宝,被无微不至地照顾着。

  她用玩笑地口吻说道

  “不用帮忙,我可以的,就是划了个口子而已,又不是截肢了。”

  墨九骤然停下动作,眼神凌厉地盯着她,比第一次吓唬她时还要更凶。

  其实不怪墨九这么重视,这伤口就算是放在外面,如果让那些人鱼看到了她受伤,行为说不定比墨九还要更夸张,恨不得把她放在真空里,什么都不让她碰。

  余幻晴脸上的笑容瞬间僵住,屁股往后挪了挪,完好的那只爪子摸上自己的头顶小声道“上次受伤这么严重不也没事,这伤口说不定明天就好了。”

  墨九默不作声地将她的爪垫给包成了木乃伊,缠得完全动不了。

  就一道指甲长的小伤缠成这样,余幻晴不敢再说了,生怕他直接连自己一起包起来。

  接下来她就被安置在石台上好好躺着,墨九什么都不让她做,带着三条鱼游了出去,等了约莫半个小时回来,回来时他手里端着两个盘子。

  那盘子就是她今天买的那些。

  盘子上堆满了已经烤好的肉,刚烤好的鱼肉散发出极其浓郁的香味。

  墨九将她抱回水面,把堆得满满的大盘子放在她肚皮上。

  余幻晴被肚皮上突如其来的重量压得嘤了一声,这三条鱼至少两条半都在她这个盘子里。

  “你的让我看看。”她用裹得严严实实的手臂护住盘子,另只爪子抓着墨九的手臂探头去看他的盘子。

  他已经吃起来了,看不出来盘子里原先有多少,但这会剩的并不多。

  “你是不是把肉都给我了?你老吃这么少怎么行。”说着爪子迅速抓住自己盘子里的肉往墨九那里放。

  先前吃饭都是生啃,现在用爪子抓了一下才发现可能有点不干净。

  余幻晴在毛毛上蹭了下爪子“我刚刚洗了,很干净的,你别嫌弃。都吃掉不能剩。”

  墨九默然无语地看着沾了一些毛毛的肉,他细心地将上面的肉给挑了下来,倒没有嫌弃地塞到了自己嘴里。

  余幻晴这才放下心来,一脸享受地开始享用晚餐。

  跟上午吃到的一样,这些肉细腻滑嫩,还带着一点熟悉的烟火气,实在是太好吃了,这种肉质如果做成酸菜鱼或者番茄鱼肯定也超级好吃。

  余幻晴一边吃一边幻想着前世吃过的

  美食,口水顺着下巴落了下来。

  墨九刚吃完自己的就看到她这个模样,上午馋的流口水就算了,怎么现在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我,海獭,打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子夜十只为原作者非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非刀并收藏我,海獭,打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