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海獭,打钱!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余幻晴虽然知道雄性海獭的待遇不怎么好, 却没想到竟然这么遭人嫌弃。

  排队的人很多,但走的也不少,甚至还有些握完手出来的, 一边擦手一边皱眉。

  “手感好粗糙好恶心,不仅刺刺的还有点黏糊糊,呕,是多久没打理了么?毛好稀疏, 还有点打结。”

  “城里不是禁止雄性海獭进入了,怎么这里还有一只,听说他们随时都可以进入繁殖期,实在是太危险了。”

  “若不是我关注的小海獭最近一直不开直播,我就不来这里参加握手会了, 一海币我都嫌多。如果是给我的小海獭, 哪怕一万海币握一秒我都愿意!”

  “就是, 晴晴已经整整八天零十三小时五十八分十三秒没有开直播了!她到底怎么了,是不是出事了,以前再怎样都没这么久的, 呜呜好担心。”

  “我再去直播间蹲蹲,回播都翻烂了, 我每天看三遍, 现在每一秒什么画面我都能背出来了。晴晴的笑容太治愈了, 感动, 我现在再看一遍。”

  突然被cue的余幻晴有些心虚地搓了搓自己的爪子, 还好,毛毛很柔软顺滑, 爪垫也很q弹。

  最近为了寻找海獭驻地, 每天赶路都很辛苦, 特别是墨九很累,她也不好意思要求停下来让她开直播,加上她因为一直找不到家人,心累又沮丧,状态不太好,也不想用这种状态去面对观众们。

  说起来也确实有很久了。

  她赶紧打开屏幕,在直播间发了条通知,是语音转文字,害怕周围的人会听到,她将脑袋埋在墨九怀里,用他的头发捂住自己,营造出一个小小的安全空间,低声对着终端表示自己最近有事情耽搁了没开直播,等空闲下来就会开。

  蹲了好久的直播间观众们几乎是立即就发现了这条消息,瞬间精神一震。

  现场就有很多粉,前面排队的人群中突然爆发出一阵骚乱,最激动的又是金闪,他一把抱住旁边的拟态海獭大叫。

  “啊,晴晴小宝贝终于出现了,她发通知了!”

  能在这里排队的也都是海獭爱好者,几乎都关注了直播间,闻言立即低头打开屏幕进入直播间。

  哪怕只是一条文字通知,也足够他们开心许久。

  “真的出现了,终于!”

  “好,我们等你,多久都等。”

  “不想在这排队了,还是我的小海獭好,我等她!”

  “我也是,不排了,走了走了。”

  就像传染一样,原本哄闹拥挤的第一站现场瞬间走了大半。

  余幻晴很轻易就看到了坐在后面轮流跟人握手的那只雄性海獭。

  不知道是为了防备雄性海獭会伤人还是什么,海獭和游客之间有一道透明的玻璃,玻璃上开了个窗口,仅供海獭将手臂伸出来。

  一眼看去,那只海獭跟她在海獭驻地看到的那些雄性没有任何区别,只是体型更大,有点肥硕。

  海中生物跟人类不太一样,除了幼崽,成年期之后一直到衰老,大部分都看不出来太大区别,余幻晴也不会分辨对方究竟是刚成年还是已经老年了。但这只雄性海獭不太一样,他的眼神很疲惫,透露着一丝沧桑,仿佛身体被掏空。跟人握手的时候动作非常机械,抬起放下抬起放下,视线都没有看面前的人一眼,而是盯着虚空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可能是握手太多,他爪子上的毛毛有些油腻打结,看起来脏兮兮的。爪尖被修剪过,磨得很圆润,应该是为了握手会提前做了准备。

  他腰腹间还围了件小裙子一样的衣服,偶尔会抬起后肢蹭一下肚皮的毛毛。每当他有这样的动作时,站在他面前准备握手的不管是人鱼还是其他种族,都下意识往后退一步,生恐他会突然暴起一样,明明面前还有一道玻璃挡着。

  游客走了大半,队伍很快排到了最后,就剩了金闪和几只拟态海獭。金闪倒不嫌弃这只雄性海獭的爪子油腻打结,热情地握了上去还打开自己的屏幕跟他拍了很多合照。可见是个真正的狂热爱好者。

  握完手之后金闪就拉风地带着几个小弟离开了,经过余幻晴身边时没看她一眼,也完全没察觉出来这就是他心心念念的小海獭,反倒多看了墨九几眼,看到他精壮的胸肌腹肌之后,禁不住收腹挺胸,肌肉鼓动一下一脸矜骄地走了过去。

  等到游客都走完之后,海獭还机械地朝外伸出手,等了会迟迟没人握住才回过神缩了回去,他低头看看毛毛稀疏的爪子,张嘴舔了起来。

  小棱和小镜趴在父亲背上,一直伸着脑袋想要看看另外一只海獭,待游客散光后,他们终于看到了。

  小棱似乎是三观受到了冲击一样,惊愕地道“这也是海獭么?好丑啊!跟晴晴姐姐一点都不一样。”

  小镜将脑袋缩回了壳里,嘴里也嘀嘀咕咕地道丑。

  乌龟父亲赶紧驮着孩子后退,生怕他的话被那只海獭给听到了。

  这时雄性海獭后面漂浮着的假海獭突然动起来,那原来是个伪装的物资箱,箱子打开,里面全都是食物,鱼海胆贝壳虾蟹,看起来很新鲜也很丰盛。

  海獭将爪子舔干净,看向食物的眼神终于恢复了些许神采,迅速捧着吃了起来。这时候看倒像只正常海獭了。

  余幻晴光是看着都为他感到心酸,这也太凄凉了点。

  先前因为雄性海獭出现的一点心理阴影全都消失了。当然他们也并不值得同情。

  余幻晴转头问巴塞特“一直都有这种项目么?看着有些……”

  有些一言难尽,还挺惨,不太獭道。

  巴塞特点点头“是的,每年蓝冰节上都有海獭握手会,当然都是雄性,雌性很少很少,也不会在这种地方。这些雄性海獭其实都是是在族内待不下去来城里谋生,但是又没有别的工作可以做,就自愿开握手会,到最后的收入跟官方四六分,我们负责场地和食物,他只要出个獭就好了。每年只有这么几天。就是雄性的行情不太好,价格一降再降,现在一海币还有人不愿意,每次节日后都能收到一堆抗议。”

  余幻晴擦了擦额头不存在的汗,庆幸自己穿的是雌性海獭,不然也跟这只一样遭人嫌弃了。

  说到这巴塞特的眼神突然亮了下,靠近了她一点低声问“您愿意在极北城开一场握手会么?往年雌性海獭的握手会是按照秒收费的,一秒最高要三千海币,拥抱一次一万,当然您可以选择只握手,会限制人流免得您受伤。因为许久没有雌性海獭出现,现在价格已经涨到五千一秒了,这个价格也可以自己定。您的粉丝很多,线下握手会是粉丝福利,大家都特别期待能亲眼见到你。”

  余幻晴看了眼刚刚那条直播间通知下的留言,发现短短一会留言就已经超过三十万条了,这还是有很多人都没发现的情况下。

  她有点心动又有些担忧。看看那只雄性海獭毛发稀疏油腻打结的爪子,真是闻者伤心见者落泪。

  “让我考虑一下可以么?”

  她也是真想回报一下粉丝的喜爱,并不为了赚钱,现在她也不缺钱。想一下如果是自己有只超级喜欢的猫可以摸一下,那就算是死都无憾了。

  巴塞特见她没有立即拒绝,忍不住兴奋地点了下头。

  说起来跟在余幻晴身边这老半天了,直到现在他都没有握过一次她的手,更别说抱了。

  巴塞特看墨九的眼神又有些不对了,这次是强烈的嫉妒,就这一只愿意到来的雌性小海獭还被他抢了先。

  墨九淡定地无视了他的目光,将余幻晴又抱紧了些,爪子在她背部的毛毛上摸了一把,能清楚看到他的手掌完全陷进了毛毛里,将毛毛印出了一个掌印,然后他又抬头看了巴塞特一眼,像是在无声的炫耀和嘲讽。

  巴塞特“……”

  突然有点想打人。

  余幻晴不知道两人之间还有这种小九九,托着腮翻看着不停刷新出来的新留言,认真思考开握手会的可能。

  有一个城市愿意配合,倒也不会引起大乱,时间可以选在最后一天,握手会结束赶紧离开。其他的还得慢慢商量,蓝冰节要开至少七天,还有不少时间可以思考。

  想了一会之后她不再纠结。

  那边海獭填饱肚子梳完毛之后,恢复些精神重新开张了。前一批观众早已经进场,后一批刚来,排队的游客又慢慢多了起来。

  他们这一行堵在人家前面好一阵子,特别是周围还围了几个壮汉,惹得不少排队的人过来暗暗瞪了好几眼。

  巴塞特赶紧领着他们往下一站走去。

  蓝冰节上的冰雕展是完全开放的,除了官方制作的大型冰柱冰雕动物建筑等等外,一路上还有很多小摊子售卖小冰雕作品,这些可以带回去当做纪念品,也可以现场制作,生意挺不错。

  余幻晴饶有兴趣地拉着墨九到了一个人比较少的冰雕摊子前,摊子上有不少已经雕刻完成的作品,多是一些动物,各种各样的动作做的栩栩如生相当可爱。

  “能给我们现做么?”余幻晴问。

  摊主是条头发粉紫色的人鱼,头发扎成一条一条,鳞片也被染得花里胡哨,看着相当朋克。

  他点点头“可以,做什么?”

  “我们俩。”她指了指自己和墨九。她还在墨九怀里,一条爪子揽着他的脖子没松,从抱在一起后,俩人就没有分开过了,跟连体婴一样。

  余幻晴丝毫没觉得他们现在的样子有多像个父亲抱着自己的孩子。

  种族都不是问题了,体型差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我,海獭,打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子夜十只为原作者非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非刀并收藏我,海獭,打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