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海獭,打钱!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余幻晴在海獭族群逗留的时间比预想中的要久一些。

  她倒没有一直围在母亲身边转, 海桑格将她照顾的很好,她的身体不错,精神状态也很好, 两只眼看着有要在一起的架势。

  余幻晴心里有些复杂, 不过海桑格为獭很靠谱,她这几天偷听了不少海獭们闲聊,众獭对海桑格全都是一水的夸赞, 还有两只单身雌獭想对海桑格示好,他都没有动摇, 而是坚决拒绝了,这种繁殖期的当口都能把持住,确实很让人放心了。

  余幻晴对母亲再找的事没了任何意见, 当然,就算她有什么意见母亲也不会听就是了。

  之所以还待在这里没走,是因为她想做点别的事情。

  上次因为城内雄性海獭袭击他人的事闹得沸沸扬扬,到最后很多人已经发展到了想要灭绝雄性的极端念头,先前社会对雄性海獭的讨厌程度只有百分之二十, 多数人虽然因为固有印象觉得雄性海獭性格恶劣, 但当他们不在繁殖期时,还是愿意接触一二,蓝冰节的握手会也每年都有人愿意花一海币去照顾生意满足好奇心。

  但事情闹开之后,现在社会对雄性海獭的仇视程度已经达到了百分之八十,少数理性派的发言也完全起不到任何作用,还有大批仇视者恨屋及乌直接到他们社交动态下辱骂, 言辞极度激烈恶毒, 甚至诅咒他们被雄性海獭袭击。

  与此相对的, 因为余幻晴迟迟没有出来表态, 原先很喜欢她的一些粉丝也在不理智的情况下粉转黑,直接连她一起骂了。

  好在大部分粉丝都还是理智的,后援会及时出来控评才遏制住这种辱骂,毕竟余幻晴也是受害者。

  余幻晴虽然没有出来表态,却一直在默默关注着这件事的发展,一直到现在过去一二十天了,事态虽然平息了下来,但只要有人提到这个话题,也仍旧能引起群情激愤。

  放在来到海獭族群之前,其实余幻晴内心还是挺赞同那些观点的,雄性海獭失去理智时实在可怕,她作为直面过危险的人最有发言权,那种恨不得逃到天涯海角的害怕深入骨髓。

  可现在她明白并不是所有海獭都是那个样子,若是任由言论继续下去,这些什么都没做过安静生活的雄性海獭恐怕一辈子都只能缩在族内哪里也去不了,偏见非常容易产生,消除偏见却非常困难。

  她觉得自己可以为这些雄性海獭做点什么,但具体要怎么做她却始终没有想好。

  “你觉得开直播行么?就怕开直播被人说是摆拍,面对镜头才这样。”余幻晴蹲在墨九身边有些苦恼,看着是对他说话,实际一直在自言自语。“要么我拍视频不开直播呢,不知道他们愿不愿意暴露这里。算了,我先找海獭们问一下。”

  墨九一句话还没说出口,余幻晴就已经风风火火地游走了。

  她打算先挨个采访一下这些雌性海獭的想法,毕竟生活在一起才更有发言权,她只在这里待了几天,也许看到的是表象。

  第一个采访对象是个带娃的母亲,孩子已经四五个月,再过不久就可以跟着母亲一起下水学捕猎了。

  这位海獭母亲挺健谈“我家那位?对,你没怎么见过,他挺辛苦的,一直在水下捕猎。他不在这一片,这里食物多,但是海獭也多,一直在这里捕猎过不久我们又要搬家了。这下面区域就我们去捉,他们雄性都会去远一些的地方,除了吃还会特地抓一些回来放在水底养着。”

  余幻晴愣了下,倒是挺会可持续发展的。

  这位母亲继续道“繁殖期大家都很辛苦,雄性比我们承受的压力更大,有一些做出过分的事我们也能理解,当然,我并不赞同这种做法,那只是少数,大部分雄性海獭都很克制。现在雌性比较少,以前一个雄性有好几个伴侣,现在情况是反过来的,一个雌性有好几个雄性伴侣。你看那两个经常一起比赛捕猎游水,他们俩都是三小妹的伴侣,这次三小妹的孩子是左边那只雄性的,因为他更厉害一点,捕猎赢了。右边那只不服气呢,天天去锻炼,最近我们这里食物都多起来了。”

  余幻晴听得目瞪口呆,观察了几天她只看到了这些雄性海獭关系不错,经常一起比赛,没想到这比赛里还有这么多东西。

  “原来,原来是这样。”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现在海獭不如以前多了,前几年雌性海獭走了一些去城里不回来了,幼崽长得又慢,可不就只能这样。”

  她又去问了那个叫三小妹的雌性海獭,她对自己的两只雄性伴侣还挺满意。

  “他们会帮我带幼崽,捉很多食物,吃不完只能扔到下面去。交、配时也都很克制,你见过大家就知道,我们都没有怎么受过伤。不是,你母亲那就是一时识獭不清,你父亲很凶,你母亲怕他伤害到我们,每次都故意离我们远一些,繁殖期也躲得远远地。这次没见他一起跟着回来,不知道又去哪了,他每次都拿幼崽威胁你母亲要食物,明明自己都能捕猎的,真是想不通。我这些年也就见过他一个这样的,现在有海桑格照顾你母亲,你也可以放心了。”

  说话间两只雄性游了过来,其中一个将幼崽抱在自己身上喂幼崽,另外一个将已经砸开的食物递给三小妹,等她吃饱之后还帮忙一起梳理毛毛。

  大部分海獭母亲在带孩子的时候因为没法梳毛都会换上焦虑症,不过现在已经没有这种焦虑了。

  余幻晴看了会一家四口的相处,默默转到了别处,之后她又连续问了许多雌性海獭,几乎所有雌性对雄性的评价都相当好。

  她有一点点疑惑,族群的雄性都这么好,那为什么她刚穿来时会同时被三四只海獭追?

  怀着对这个问题的疑问,她找了好几只海獭询问,最后终于找到了一个当事人。

  这只雄性有些不好意思地道“抱歉让你受到惊吓了,那时候我不是想要抓你,是想要让你先离开族群避避,族里刚离开母亲的幼崽在繁殖期都会被送到安全区的,你还留在那很危险。没想到你一见到我们就飞快逃跑,还越跑越偏,怎么喊你你也听不见,我们几个怕你出事就继续跟着,结果没想到你那么能跑,我们也跟迷路了,岩贝他被海豹引到了白熊地盘上,差点被吃了,花了好久才回来,可吓死了。打那后再也不敢跑远了,现在捕猎都只在这周围转悠。”

  余幻晴“……”

  “我知道你可能觉得我在为大家辩解,黑松那时确实有点失去理智了,回来后他反思了很久,一直想跟你道歉的。对了,你见过他了,就那个。”他说着朝后面指了指,余幻晴一看,发现叫黑松的就是那个会用贝壳做城堡的雄性。

  见自己看过去,黑松赶紧用手里的贝壳挡住脸。

  “他怕吓到你,一直不敢跟你说话。”

  余幻晴乍一听到还差了一跳,不过很快就冷静了下来。

  黑松怯怯地看了她一会,将手里新做好的一个小船放在水面朝她这边飘过来,喊了一声“对不起。”说完就直接钻进水里跑了。

  余幻晴瞅着慢慢飘过来的贝壳船,再看看黑松逃跑的姿势,不知道为什么,觉得这套路有点眼熟,非常眼熟。

  她摸着下巴想了会,就见一双手中途截胡了那艘小船,抬眼一看,原来是墨九。

  他黑着脸将小船放在手里看了一阵,淡淡地道“不错,我研究一下。”

  说完手一翻小船不见了,可能是丢回水里了,也可能是藏在哪里了。

  余幻晴一揪下巴的毛毛想起来黑松哪里让她眼熟了,这模样可不就是之前的墨九,可爱又羞怯。

  她摇了摇头,冲到墨九怀里在他脸上印上一个毛茸茸的吻,在她眼里没有任何獭能比墨九更可爱了,再遇到相同性格的她也没有任何波动,因为那不是墨九,她一点都不喜欢。

  采访暂时中止,余幻晴一脸笑容地看着墨九,边拉他放在身后的手边逗他“咦,贝壳小船你藏到哪了?我还没看清楚呢,再让我看看吧。”

  墨九低眉瞅着她的笑脸,背在身后的手拿出来,手里空空如也什么都没,余幻晴绕到身后水面,水里也没。

  “你扔了?怎么不见了?”

  墨九手朝水下一捞,确实有东西被捞上来了,不过是只新鲜的蚌壳,他慢条斯理地将蚌壳砸开,露出里面的肉,指甲在肉上划过,随后捏起一块肉,余幻晴自动自觉地仰头张开嘴,准备享受投喂。

  结果墨九手一转,自己姿态优雅地吃了起来。

  别看他动作慢,实际吃东西很快,没多久那一贝壳肉就不剩多少了,余幻晴顾不得去问贝壳小船的事,一个摆尾从水面跳出来,跟条鱼一样,嘴一张,咬住了他的手指和半个手掌。

  “肉。”

  墨九愣了片刻,手臂维持不住抬起的姿势,直接被她拉得落到了水里。

  也不怪她,实在是海獭成年后体重增长不少,他一个不防备就撑不住了。

  把墨九的手拉下来后,余幻晴精准无比地把最后一块肉叼进了自己嘴里,抢过来的肉味道就是很好,余幻晴细品完了之后有些不满地拍了拍水面。

  墨九忍不住笑起来,又从水下摸出一个大蚌出来,这次蚌肉完全被余幻晴给吃光了。

  他不知道啥时候收集的蚌,弄了一堆上来,开始余幻晴还有胃口吃,后来是一口都咽不下了。

  就见墨九对着一堆蚌壳摆弄起来,很快一个有些丑陋的蚌壳小船出现在眼前。

  看到从自己手下出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我,海獭,打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子夜十只为原作者非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非刀并收藏我,海獭,打钱!最新章节